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淫城熟妇何月芳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淫城熟妇何月芳
  盛夏的一个星期天,早上八点半,女干部何月芳出现在某机关家属院里。她家住在二号楼三单元四楼,走出院子时,她和传达室的于老师打了个招呼。何月芳今年五十四岁,身高一米六五,高大丰满白嫩,狻有姿色,大乳房,肥臀美腿,大白脚长得秀美白嫩。她穿著白色小褂,短裙,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,袜莲精美,性感异常。  这于老师也是位性感熟妇,今年四十九岁,丈夫在机关上班,她也就受照顾来这家属院里看传达室。她见何月芳出来,便说:“起这么早啊?昨天一天没见你么?”  何月芳道:“给孩子买些早点,今天要送他去上补习班报名,高二了,不抓紧不行。”说著便出了院子。  何月芳只说了一半实情,还有一半没说。何月芳的儿子何强,今年十七岁,上高二,正放暑假,开学就上高三了。今天她带儿子去补习班报名,这是真的,但从星期五晚上到昨天深夜,她一直被儿子蹂躏,这她没说。  何强是从十三岁那年开始和母亲乱伦交配的,他父亲经常出差,母亲又高大又性感,母子终于乱伦也是难免的。在淫城不少家庭都是这样的,只不过家丑不外扬罢了。  期末考试,何强考得不错,为了奖励他,在暑假期间,何月芳让儿子任意蹂躏。尤其是这段时间孩子他爸出差,何强更是想玩就玩。  星期五下午,何月芳下班回家,走得香汗淋漓。她买了一些瓜果和熟菜带回家,打算给儿子好好改善一下。她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厨房,便回到自己的卧室,准备脱衣服。  何月芳家是机关分的房子,三室一厅,房改后,她家已买了使用权。楼旧了些,不过家里装修得还是不错的,各种家电一应俱全。家庭生活很是舒适。  何强一下午在家没事,从妈妈床头拿了母亲嫩脚上脱下未洗换穿的一付肉色裤袜,使劲闻那发黑的袜尖和发黄的裆部,鸡巴硬得厉害。听见妈回来了,他便起身来到妈妈的房里。只见那何月芳,坐在床边,撩起短裙,脱了皮凉鞋,一条美腿的裤袜已经脱了,另一条腿正脱了一半。  何强一见,血脉贲张,上前去,跪在妈妈脚下,捉了那发黑袜尖,使劲地嗅著。外面天气太热,何月芳走得香汗淋漓,袜尖的莲香分外馥郁,被何强深深吸进大脑,令他鸡巴硬如铁石!  他又去闻妈妈裤袜的裆部,因天气热,何月芳没穿小三角裤,下身只穿了裤袜,裤袜裆部被汗水还有阴道里的分泌液浸得润湿了。何强使劲地闻那发黄的裆部,那成熟妇人胯下的骚味也被他深深吸入,令他鸡巴高举,怒目狰狞,向妈妈致意。  何强忍不住捉了妈妈的大白脚,一边捏弄著,一边把妈妈那高高翘起的白嫩玉趾含在嘴里,尽情地吮吸著,何月芳舒服得直哼哼,一些液体忍不住从她阴道里又分泌出来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何强跪在妈妈脚下,捧著妈妈的大白脚足足玩弄了一刻钟,妈妈被他玩得淫水把胯下都流湿了。  何强粗野地撕咬妈妈的玉趾,何月芳疼得叫了起来!然后,何强一头扎入母亲胯下,贪婪地舔食著她阴道口汨汨流出的淫水,那可是上等的饮品啊,而且还是上好的春药!何强吃下肚去,只觉鸡巴滚烫,如烧红的铁棍。何月芳的阴部长满了大丛阴毛,又黑又密,何强兽性大发,竟狠命撕咬妈妈的大丛阴毛,何月芳又疼得叫了起来。  何强兽性再也难以抑制,他站起身将妈妈掀翻在床,扛起妈妈两条大白腿,粗暴地将铁硬的鸡巴顶入了妈妈的阴道,一捅到底,直捣子宫。何月芳娇嫩的子宫被捣,又疼又痒,忍不住又叫了起来。  何强两支魔爪死命抓住妈妈的大乳房,同时用力将又硬又烫的鸡巴往妈妈 里狠戳,插得又快又狠。何月芳奶也疼, 也疼,被奸得叫作一团。  她的浓密的腋毛直撅撅地露在外面,何强看著真刺激。而何月芳的嚎叫声也更加刺激了儿子的兽性。母亲的大奶头子又大又黑,如同两支大葡萄,直直地撅著,随著大乳房不住晃动。  何强把鸡巴死死地顶入妈妈 眼深处,弯腰低头,残暴地撕咬妈妈的大奶头子。奶头子是女人的命根子,哪里经得他如此狠咬?何月芳疼得发出声声惨叫!  就在妈妈的惨叫声中,何强再也控制不住,不禁是精液狂射,直射入妈妈 眼深处。  母子俩都瘫在床上。过了一会,何强缓过劲来,又扑上去,将鸡巴塞入妈妈嘴里,命她把鸡巴吮吸得干干净净。在妈妈嘴里,何强鸡巴又硬了。  他命母亲撅起肥白屁股,跪趴在床边,肥白的屁股朝著床外。何强无耻地舔著妈妈的精致屁眼。何月芳的屁眼周围长满了细密的肛毛,最性感了。何月芳被儿子舔屁眼,舔得她带著哭腔不停地叫唤, 眼里淫水直流。  何强去厨房,从妈妈刚买回来的菜里,拿了个西红柿,就是番茄,洗干净,再拿到妈妈卧室,他把西红柿慢慢塞入妈妈 眼,直到全部塞进去。何月芳的 被憋得难受,但也无可奈何,只好任由儿子玩弄。  然后,何强挺起又长又硬的鸡巴,慢慢顶入妈妈的屁眼。何月芳精致紧小的屁眼被撑开,儿子的鸡巴强行顶入,她忍不住哀求道:“小强,轻一点,妈妈受不了……”何强听了,顶得更用力了。  何月芳 里面被儿子塞入西红柿,屁眼里顶入儿子的硬鸡巴,胀得实在受不了,却又只有忍受。高大的何月芳痛苦地哭叫著,上半身整个地瘫在床上,她那张有著皱纹却更添风韵的脸贴在床上,泪水把床都浸湿了。她的肥白屁股高高地撅起,何强见了,残暴地挥掌猛击妈妈的大屁股,何月芳疼得直叫。  妈妈的屁眼很紧,何强鸡巴感觉很舒服,妈妈的叫声更刺激了他。他从妈妈 里拿出西红柿,先命妈妈吃了两口,然后自己吃了。  吃了浸润著妈妈淫水的西红柿,何强兽性大发,拔出鸡巴,朝妈妈 里猛捅。这种妇人母狗式,捅得最深,何月芳娇嫩的子宫受不了如此残暴的刺戳,疼得连声嚎叫。就在妈妈的嚎叫声中,何强再次将精液疯狂射入妈妈的子宫深处!  就这样,何月芳被儿子从星期五傍晚一直玩到星期天凌晨,母子俩才昏昏睡去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何月芳早上醒来,儿子睡得跟死猪一样。她去外面,买了豆浆油条,回来叫醒儿子,母子吃了早饭,然后她带儿子去某重点中学报名上补习班。明年儿子就要高考了,趁这个暑假,得好好补习功课。  来到那所中学,只见报名点人很多,原来还要分级考试。何强的成绩不够上最好的班,那是人家这所重点中学自己学生上的,外校的班自然要差些。何月芳想,一定要让儿子上最好的班,于是就上前和那管报名的老师搭话。  那老师也就三十出头,瘦瘦的,见眼前妇人,高大性感,再看那下面,袜莲精美,不由就咽了口口水。何月芳见了,心下暗想,现在办事,没有白帮忙的,暗暗打定了主意。  何月芳就一直在旁静静地等著,等大家报名都差不多了,那老师都快收摊子了,何月芳就上前,帮老师收拾东西,一边和他搭话。  那青年教师姓魏,他盯著何月芳,想是要一口把她的袜莲吞下去。突然,他对何月芳说:“哎呀,我得先上个厕所。”于是起身便走。  何月芳让儿子等著,在后紧跟魏老师。魏老师一直来到教学楼教研室里。  学校放暑假,整个楼里没什么人,静悄悄地。何月芳也跟著进了教研室。她刚一进去,就被魏老师紧紧抱住热烈亲嘴,亲得何月芳几乎喘不过气来。  然后,魏老师让何月芳坐在他的椅子上,他抬起那高大妇人一条美腿,扒了肉色裤袜,他和何强一样,也是莲迷,使劲闻那发黑的袜尖,妇人袜尖的异香极大地刺激了他,令他兽性大发,捉了妇人的大白嫩脚,贪婪地吮吸撕咬捏弄,弄得妇人压低声音不住叫唤。  面对如此高大性感的成熟半老妇人,魏老师兴奋极了。他解开裤子,掏出鸡巴,将何月芳两条大白腿分开,架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,这样就迫使她亮出了 眼。魏老师不由分说,挺鸡巴就进入了何月芳的身体。  何月芳哼哼叽叽地呻吟著,为了儿子的前途,忍受著这个青年教师的奸污。  再说何强,等母亲老不来,于是便顺著刚才她和老师走的方向走了来,进了大楼,一楼没人,上了二楼也没人,再上三楼,只听一屋内有妇人的哼哼声,很象妈妈的声音。他顺著声音找去,在那屋外停住,推门一看,妈妈正被那老师按在椅子上操哩。何强血脉贲张,推门而入。  魏老师正操得带劲,见何强进来了,吓得停了动作,心想这下坏了。他鸡巴停在何月芳 里,楞楞地看著何强。  何强三步两步闯上去,一把捉住妈妈的大白脚,一口吞下,狠命撕咬起来,何月芳疼得尖叫起来。  魏老师这才回过味来,明白这母子俩是乱伦的,这在淫城并不少见,于是他就放心大胆地继续操了起来。  何月芳的 和脚两处性器官惨遭蹂躏,不由得哭叫起来。何强看著妈妈被操的样子,品尝著妈妈妈的嫩脚美味,鸡巴硬硬地举了起来。  魏老师从何月芳 里拔出鸡巴,让她穿上凉鞋站在地上,他对何强说:“同学,我们都喜欢你妈妈,大家一起上吧!”于是他从后面抱住何月芳,将鸡巴顶入她的屁眼,何强从前面狠顶妈妈的 眼。何月芳惨遭前后夹击,痛苦地哭叫著,被奸弄得汗泪满面。  何强和魏老师轮奸何月芳,奸到很晚,天黑了,他们开了日光灯继续操何月芳。  魏老师把何强安排到最好的补习班,又抓到了何月芳母子乱伦的把柄,此后就经常和何强一起轮奸何月芳,那个高大性感的半老妇女,从此成了他的长期情妇,任他玩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