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夜总会女经理贾玲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夜总会女经理贾玲
  每到夜晚来临,淫城几百家大大小小的夜总会就灯红酒绿,宾客盈门。其中有一家“富都夜总会”,是淫城著名的大型夜总会,附设有按摩院,共有陪伴妇女模特脱衣舞娘按摩妇礼丁妇一万五千人,其中女经理一百五十人。  众位女经理中,有一位贾玲,她今年54岁,身高1米62,狻有姿色,丰满白嫩,大乳房,脚长得很性感,在淫城娱乐界也是小有名气的。  深秋的一个夜晚,某民营公司经理孙诚,带著一帮朋友,来到“富都”夜总会。这孙诚今年三十几岁,最爱玩,是这里的常客。  他们开了一间VIP房,十几个人坐了进去。  不一会,来了十几位老少陪伴妇,都很性感,客人按照各自性取向的不同,有的选了老的,有的选了年轻的,只是孙诚未选,他在等一个人。  唱了一会歌,门一开,进来一个女人,正是孙诚等待的女经理贾玲。  只见这贾玲,身穿黑色套装短裙,光著香莲,穿一双细带细高跟皮凉鞋,分外性感。她一见孙诚,就迎了上来。  孙诚从沙发上站起身,一把抱住贾玲,问:“怎么现在才来?”  贾玲笑道:“老娘又不是你一个客人, 其他客人比你先到,我当然得去陪他们啦。”  孙诚贪婪地盯著贾玲的光脚看著,问:“怎么,这都十月底了,还光著脚卖俏哪?”  贾玲道:“刚才穿著裤袜,被客人拿去了,所以只好光脚了,怎么,见了老娘的光脚,又流口水啦?”  孙诚淫笑道:“是啊,这么鲜嫩的光脚,谁见了不流口水啊?”  贾玲笑道:“想不想吃啊?”  孙诚道:“现在就想!”说著,把贾玲推到里间。  里间是一间秘室,设备 全,有桌子、沙发,还有床,甚至还有一间简易浴室。  透过秘室的窗子,可以看见外面大厅的舞台上,脱衣舞娘正在表演。  孙诚关了门,一把把贾玲抱到桌子上。  贾玲这样的女经理,一般是不陪客人的,陪客人的差使有陪伴妇。这些女经理只陪贵宾及熟客。孙诚就是这里的熟客。  孙诚抬起贾玲一条美腿,扒了她的凉鞋,捉了她的性感光脚,一口吞下,细细地吮吸。贾玲痒得轻轻声呻吟起来。  孙诚由衷地说:“贾姨,你的脚真好看,也真好吃!”  贾玲被舔得发情,呻吟声越来越大,胯下淫水直流。孙诚舔完贾玲的左脚,又去舔她的右脚,贾玲的两支性感光脚上都满是孙诚的口水和牙印。  贾玲的短裙里什么也没穿,她美腿抬起,满是黑毛的阴部就露了出来。  贾玲鲜嫩光脚的美味使得孙诚鸡巴勃起,他往前一顶,就顶入了女经理的 眼。贾玲被顶得嗷了一声。孙诚一下一下地顶著女经理,越顶越快。贾玲的叫声也越来越大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孙诚顶到了女经理的子宫,贾玲疼得发出嚎叫:“孙经理……轻点顶呀……你贾姨可受不了……你的……大鸡巴……哎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”  孙诚扛著贾玲的两条美腿,贾玲的两支性感光脚紧紧夹著他的头,他感到格外刺激,两手扶住贾玲的大腿,鸡巴连续向前挺进。贾玲被顶得叫作一团。  孙诚看贾玲被顶得不行了,才放缓下来。贾玲喘息道:“孙经理……你真厉害……我都有点怕你了!”孙诚听了,开心得大笑起来。  孙诚顶著顶著,对贾玲说:“好舒服啊,我想射了!”  贾玲忙说:“别射!”在她的要求下,孙诚从她 里拔出鸡巴。  贾玲下了桌子,跪在孙诚面前,扶住他的鸡巴大口吮吸。孙诚舒服极了,实在憋不住了,鸡巴一松,精液就都射入女经理嘴里。  原来,贾玲还要去陪其他的客人,不能让前面的客人把精液射在她阴道里。  贾玲把孙诚的精液都吃了下去,然后用纸巾把嘴擦干净,说:“好啦,你也过了瘾啦,我还要去下面的包间看看,帐一起记到包间费里。”孙诚抱住贾玲不让走。他捏著贾玲的大奶子,低头去咬贾玲的褐色大奶头子,贾玲疼得惊叫了一声,轻打了孙诚一下,挣脱出来,说:“好啦!下次再陪你啊,乖!”  孙诚道:“他们都拿了你的裤袜,我也要!”  贾玲道:“刚脱下来的没有了,他们拿去了,只有一付前几天穿的。”她从身上掏出一团裤袜,孙诚如获至宝,忙抢过来,打算拿回去慢慢享用,这才放贾玲走。  贾玲又去下一个包间陪伴贵宾。  贾玲的儿子贾勇,也在这家夜总会,当服务生。这贾勇今年十七岁,是个白脸帅哥,学习不好,高中都没毕业,就不上学了,考大学是不用想了,也难找工作,于是贾玲就安排他到这家夜总会里当了服务生。他眼见母亲被那些贵宾玩弄,欲火加妒火烧得他心里难受,于是,每到凌晨客人少的时候,他也要蹂躏母亲,以解心中的不平衡。  他十四岁起就开始和母亲乱伦交配,所以要在夜总会里玩母亲,贾玲也就从了,她不想让儿子不高兴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贾玲这夜,连孙诚在内,连著被七八个客人奸了。  凌晨两点多,一些客人已经走了,已没有贵宾和熟客要贾玲应付,她这才空下来。  贾玲刚要喘口气,突然,一个人将她拉进一间包间,她定睛一看,原来是儿子贾勇。看著母亲进出一个个包间,贾勇早已妒火中烧。这间包间的客人刚走,不会再有人来,贾勇将母亲推进了里面的秘室。  贾玲被儿子推到桌前,上半身趴在桌子上。  贾勇撩起妈妈的短裙,挺起早已硬得发涨的鸡巴,不由分说,从后面顶入妈妈的 眼。  从秘室的窗户,可以看见外面大厅里,又一批脱衣舞娘在表演脱衣舞。这窗户的玻璃是特制的,里面可以看到外面,大厅却看不到里面。  高大肉感的脱衣舞娘们扭动著身体,做出种种诱人的动作。贾勇看得热血沸腾,疯狂地撞击母亲的子宫,贾玲今夜被好几个人奸了,哪里再受得了儿子对她子宫的顶撞,她疼得连声尖叫起来。  母亲的尖叫声更加刺激了贾勇的兽欲,他顶得越发凶狠,并且把手伸到母亲身下,粗暴地揉捏母亲的大乳房,贾玲更加痛苦难忍,呻吟道:“小勇……饶了妈妈吧……妈妈今天陪了好几个客人……再吃不消你对妈妈这么凶了……哎呀…呀……呀……你顶得妈妈……好疼……”  贾勇听了,气愤地说:“客人能操你,我是你儿子,为什么不行?我就是要操你!”说著又一番猛攻。  贾玲疼得吃不消:“妈没说……不让你操……妈只是求你……轻点行吗……妈疼呀……”  贾勇道:“不行,你让他们操了,才受不了我的,我才不管呢!我想怎么操就怎么操!”他一通狠操,贾玲又疼又痒,死去活来。她是淫妇,被儿子顶得很疼,但也顶得她发情。她尽情叫唤著,尽显淫妇的骚性。  贾勇看到母亲的肥白屁股随著自己的撞击而不住颤动,不由得挥起手掌,猛击母亲的屁股,贾玲疼得又是一阵惊叫。  贾勇伏在妈妈后背上,命妈妈转过头,他鸡巴插在妈妈 里,一边和妈妈热烈亲嘴。贾玲扭著脸,和儿子亲嘴。儿子亲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。贾勇使劲吮吸母亲的香舌,吞吃母亲的口水。贾玲浑身发骚,媚眼含情,看著儿子。  贾勇被妈妈的风骚刺激得兽性大发,直起身子,再度猛捅妈妈的 眼。贾玲嗷嗷叫著:“嗷…嗷……小勇……快射吧……妈妈……实在……受不了啦……”  贾勇淫笑道;“你这个骚货,不是想让男人入吗?不是被那么多的男人入过吗?”  贾玲嚎叫著:“……呀……呀……现在……不要了……今天……要得……太多了……嗷……嗷……”  贾勇哈哈大笑,他扶住妈妈的屁股,然后发力猛捅。他的鸡巴在妈妈的 里横冲直撞,肆意纵横,贾勇觉得痛快极了!  贾玲被儿子顶得叫作一团:“哎呀…呀…呀……疼死我了……呀……呀……痒死我了呀……亲爹呀……你快把人家顶死了呀……顶死我吧……入死我吧……我不要活了呀……”贾玲被顶得淫水直流,连声叫唤,如同一条发情的母狗。  贾勇被母亲这个骚妇刺激得兽性大发,奋力冲刺,连连吼叫。突然,贾勇大龟头一阵发痒,不由得一松,大股精液猛烈喷射,直射入妈妈子宫深处。  贾勇从妈妈 里拔出鸡巴,倒头睡在床上。贾玲给儿子盖好被子,便去女经理们的休息室去睡了。她不能和儿子睡在一起,怕被别人看见不好。  夜总会女经理贾玲,每一个夜晚,都是这样度过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