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性感熟妇大白脚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性感熟妇大白脚
  且说淫城某公司经理孙诚,三十多岁,还没结婚,他生性好色,除了早早就奸占了他的性感老娘外,还经常玩弄不期而遇的性感熟妇。  八月的一天下午,天气闷热。孙诚一人待在办公室里,正在登陆黄色网站。这时,外面有人敲门。  孙诚的办公室是个套间,他在里间,外间本有十几个员工,都出去跑业务去了,只剩下行政助理孙阿姨。她还真是孙诚的亲二姨,也是位性感熟妇,被孙诚奸占后,弄到公司管理办公室的事务,管管人,自己的亲姨,放心。  孙诚以为是二姨有事,拉开门一看,只见二姨带著一对母子站在门口。仔细一问,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  原来,孙诚的二姨原来是市歌舞团的,在文艺界认识不少人,也帮孙诚拉了不少业务。这对母子的儿子杨阳,是个十几岁男孩,练拉丁舞的。他妈妈杨爱珍带他来找孙诚,想求他帮著找一个专业老师,教孩子学摩登舞。  孙诚看著这位妈妈杨爱珍,年纪大约四十多岁,很有些姿色,但可能性生活太多,显得有些老,她身高不是很高,约一米六二左右,穿著花衬衣,花短裙,往下一看,孙诚不由咽了口口水,只见杨爱珍长著一双大白脚,她光著大白脚穿著凉鞋,那大白脚长得狻为秀美白嫩。孙诚是位资深莲迷,见了如此嫩脚,岂有不爱的?当时鸡巴就有些发硬。  当下他就打好了主意,让二姨带那孩子去买些东西,然后把门关好,请杨爱珍坐下,到了杯凉水,请她喝,和她慢慢聊了起来。  杨爱珍走得香汗淋漓,突然到了有空调的房子,顿觉精神好了许多,于是便和孙诚攀谈起来。  孙诚道:“现在父母为培养孩子,可真下工夫啊。”  杨爱珍道:“可不是?没办法,现在谁家不在孩子身上下工夫?现在这个社会,竞争这么激烈,不从小培养,将来会被淘汰的。”  孙诚道:“是啊,培养孩子这么重要,那你肯不肯为孩子付出牺牲呢?”  杨爱珍答道:“那是当然……”刚答一半,就觉得孙诚的眼神不对,色迷迷地盯著她的大白脚看。女人的羞涩使得杨爱珍不由把脚往后缩了缩。她疑惑地问道:“孙经理,您指的是……”  孙诚道:“比如,今天,如果我不给你帮忙呢,你这孩子的摩登舞,可就学不成了。我帮不帮你的忙,可就看你了……”  杨爱珍明白了孙诚的意思,她心里激烈地斗争起来。给孩子请个好老师不容易,可是,自己得被他……  正想著,孙诚见她犹豫,一下子跪在她脚下,说道:“大姐,你的脚长得真性感!”趁机伸手,一把捉住杨爱珍的大白脚,扒了凉鞋,就把那大白脚往嘴里吞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杨爱珍恰待挣扎,一是挣扎不过,再一想,就被他玩玩脚,就能给孩子请来好老师,反正不让他插就是了。她哪里知道,女人脚在孙诚眼里比 还刺激呢。她被抓住嫩脚,再想跑,可就跑不了。  杨爱珍也就放松了抵抗,任由孙诚摆弄。  孙诚跪在杨爱珍脚下,捧著她的大白脚,细细地吮舔,杨爱珍被弄得有些受不了,很舒服,她忍不住轻轻呻吟起来。渐渐地胯下也有些湿了。  孙诚捧著那性感的大白脚,百尝不厌,渐渐地鸡巴也越来越硬。  他顺著杨爱珍雪白的小腿大腿一路舔了上去,最后一头钻入那妇人的胯下,钻入她的裙子里。杨爱珍的裙下风光狻为诱人,她只穿了很小一条小三角裤,而且是半透明漏花的,里面大片阴毛清晰可见。孙诚暗想:这骚娘们可真骚!将她小三角裤扒在一边,大口撕咬杨爱珍的阴毛。  杨爱珍疼得叫起来,忙用手把孙诚往外推,但她要孙诚帮忙办事,推得也不十分用力,孙诚哪管那一套,伸出舌头,细细地舔那妇人湿润的阴道。  杨爱珍被舔得一声接一声地呻吟,完全停止了挣扎。  孙诚边舔边想:嗯,不错,真好吃……  杨爱珍被舔得忍不住把两条美腿夹紧孙诚的头,孙诚感觉到一种母爱,心里特别温暖,越舔越起劲。杨爱珍的叫声也越来越大。  孙诚就势站起身,把杨爱珍按倒在长沙发上,分开两腿,扒了小三角裤,不由分说,将早已硬得发胀的鸡巴顶入了杨爱珍的阴道。杨爱珍阴道里淫水 滥,非常润滑,孙诚快速进出,摩擦得非常过瘾。  杨爱珍被按得靠在沙发背上,呀呀地叫著,无力也无法挣扎,只得任他蹂躏。  孙诚边操杨爱珍边捉了她一支大白脚啃个没完。他边啃还边对杨爱珍说:“骚娘们,这叫,啃母猪蹄!”杨爱珍叫得更厉害了。  孙诚正操得过瘾,没注意到门开了,二姨带著那孩子杨阳突然出现在门口。二姨一见,倒还平静,她是过来人,对孙诚的所作所为早已司空见惯。就是她自己,还不是经常被孙诚按在这沙发上操。  她转向杨阳,只见杨阳面红耳赤,看著眼前的一切,不知所措。细心的二姨注意到杨阳的裤子前面已经硬起了。  孙诚边操边对杨阳喊著:“杨阳,来啊,我们一起来,操你妈!”  杨阳其实早就偷闻妈妈丝袜一年多了,他是学拉丁舞的,性格敏感而热烈,对一切美好的女人都很喜欢,他的妈妈很性感,当然也在他喜欢的范畴之内。  现在,自己深爱的妈妈被奸得如此喊叫,杨阳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办?他的鸡鸡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。  二姨在旁见了,心想,自己姐俩都被孙诚这小子奸了,再多一对乱伦母子也好,心里平衡一些,反正在现在这社会上这种事也越来越普遍了。于是她帮著杨阳解开短裤,抚摸著孩子的鸡鸡,柔声说道:“舒服吗?”杨阳点点头。二姨又道:“喜欢妈妈吗?”  “喜欢。”  “妈妈那里比阿姨这还舒服,去,快去,你妈妈 要儿子这样,这是好多家庭的妈妈和儿子都喜欢做的事。”  孙诚见了,从杨爱珍 里拔出鸡巴,说:“来,叔叔让你。”  二姨把杨阳送到妈妈面前,杨阳脸红得像苹果,鸡巴硬得直撅撅地,像根铅笔。杨爱珍本来被人突然闯进,已经羞得满面通红,现在又将被儿子插入,她连叫:“不行!不行!”却被孙诚的二姨按在沙发上,动弹不得。  在孙诚和他二姨的鼓励下,杨阳鼓足勇气,将细长而坚硬的鸡巴捅入了母亲的 眼。母亲的 眼里温暖极了,杨阳舒服得越插越快。  杨爱珍被儿子捅得淫水直流,心里却羞愧得要死,这种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强烈反差,使得杨爱珍痛苦地哭叫起来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孙诚在旁捉住杨爱珍的一支大白脚,贪馋地吮吸捏弄,杨爱珍叫得更厉害了。  孙诚又将她另一支大白脚捉住,将鸡巴往她大白脚上乱顶。孙诚还不满足,又向二姨提出要求,他二姨也长著一双秀美白嫩的大白脚,便将大白脚抬起,伸给他,孙诚一边顶杨爱珍的大白脚,一边一口吞下二姨的大白脚,他只觉得鸡巴舒服极了,一个把持不住,不禁是精液狂奔,射得杨爱珍的大白脚上满是精液。  射精的同时,孙诚狠咬二姨情不自禁高高翘起的一玉趾,二姨疼得直叫,杨爱珍子宫被射,也喊叫起来。  那杨阳听著母亲的哭叫,看著母亲痛苦的表情,心里直发痒,突然后背一麻,精液突射,直射入妈妈阴道深处。  孙诚把鸡巴在杨爱珍脸上擦干净。又命二姨把杨爱珍两支大白脚上他的精液和口水都舔得干干净净。杨阳抱著妈妈一条美腿说:“妈妈,对不起,我,我爱你,杨阳太爱妈妈了!所以才这样的!”说著,这孩子扑到妈妈身上和她热烈亲嘴。  杨爱珍一阵阵晕眩,她已经有些糊涂了,不知是出于对儿子的爱还是什么,也不由自主抱著儿子亲了起来。  孙诚看著杨阳在他妈妈身上折腾,使个眼色,让二姨看著,然后点了根烟,去走廊里吸烟去了。办公室里不许吸烟。  他来到走廊的一头,那里是电梯,电梯旁是楼梯。  孙诚正在吸烟,只听得走廊里一阵轻便的女凉鞋声,他最爱听这种声音,循声看去,只见从走廊里走来一个妇人,年龄约四十多岁,身高约有一米六四,肤色白皙,戴著金丝眼镜,穿著黑色衬衣,白色短裙,她的短裙太短了,以至于把她几乎全部大腿露了出来。  孙诚盯著那妇人几乎光著的下半身,刚刚射精的鸡巴,不由又有些硬了。那妇人姿色平平,但下半身长得太性感了。她的腿和脚都很白,大腿极丰满,非常肉感,小腿则非常白皙健美,她的大白脚,长得更是秀美雪白,令人见之垂涎三尺,相信秀足可餐这句话所言不虚。  她光著大白脚。穿著拖鞋,见孙诚盯著她看,便没坐电梯,从楼梯走到上一层楼去了。  孙诚又抽了一根烟,有些激动,一直等著。过了一会儿,那女人果然又下来了。她看了孙诚一眼,鞋声曩曩地走向走廊里去。孙诚忙跟上去,说办公室钥匙忘在里面了,同事又没回来,想到她办公室里坐一坐。那妇人想了想,同意了。  在她办公室里,二人交谈起来。  这妇人名叫杨素珍,刚进现在这家公司没多久,做出纳。她见过孙诚几次,知道他是个老板,刚才见他这么盯著自己看,心里有些喜欢。因为她姿色平平,所以当然不是有太多人这样盯著她看,但她知道自己大白脚的魅力,她知道,在那些莲迷眼里,自己的大白脚的性感远远超过那些长著漂亮脸蛋的女人。她一见孙诚盯她脚看,便知道这是个莲迷。  的确,孙诚认为,那些只长著漂亮脸蛋而脚不好看的女人,只能算是半截美人,对他来说,毫无¤值。而像杨素珍这样的女人,姿色并不重要,只要她脚长得好看,就足以引起孙诚这样莲迷的极大性欲。  那些喜欢漂亮脸蛋的男人当然看不上杨素珍了,但在孙诚眼里,杨素珍的大白脚他一见就流口水。而回头率并不令她自己满意的杨素珍,对这样喜欢她的男人,当然有些感动,她也想认识孙诚,所以就允许他到自己办公室里休息。  两人谈著谈著,孙诚忍不住了,趁势捉起杨素珍的大白脚,一口吞下,仔细品尝,连叫美味,杨素珍被舔得不住哼哼,淫水直流。  孙诚再也憋不住了,就带杨素珍回到自己公司。  里屋门一开,孙诚就把杨素珍推了进去。  办公室里,杨爱珍还躺在沙发上,两条美腿被掀起,孙二姨爬在她腿上,压著她腿,自己撅著肥白的皮股,小杨阳正使劲从后面操她呢。孙二姨一边挨操,一边还细细地舔著杨爱珍白嫩的脚心,她和杨爱珍都叫个不停。  杨阳听见门响,回头一看,惊喜地叫道:“二姨!”  原来,杨素珍是杨爱珍的二妹,刚到这座大厦上班,本来杨爱珍想在孙诚这里办完事就去看她的,现在可倒好,她先来了,而且如此尴尬刺激。  杨素珍一楞,孙诚哪管那么多,将她也推倒在长沙发上,推倒在她姐姐的身旁,抬起美腿,撩起裙子,一挺鸡巴,就捅了进去,一边捅,一边捉了她的大白脚一口吞下。这姐妹花的四支大白脚都高举在半空,供人玩弄。  杨素珍被孙诚弄得连声叫唤,孙诚兽性大发,狠咬杨素珍高挑的一玉趾,杨素珍疼得尖声惨叫!  孙诚狠操了一阵,对杨阳说:“来来来,小伙子,咱俩换换。”便从杨素珍的 里拔出鸡巴。  杨阳也放开妈妈,过来将鸡巴插入他姨妈 里。他一边插,一边捉了姨妈的一支大白脚亲吻吮吸。  杨素珍靠在沙发上,一支大白脚被外甥高举著亲吻,另一支就放在沙发边;而在她身边,她的姐姐杨爱珍此时已把两支大白脚都并拢放在沙发边,像是怕再被人夺去亵弄。就是这样,她们的大白脚也没能逃脱被玩弄的下场。  孙诚命孙二姨弯腰站在沙发前,撅著肥白屁股,低下头,她的嘴贴在杨素珍放在沙发边的那支大白脚上,又贴到杨爱珍的一支大白脚上,轮流亲吻,杨爱珍的另一支大白脚,就是刚才被孙诚吮吸的那支,此时又被孙诚夺去,高高举在半空亲吻撕咬。与此同时,孙诚从后凶狠地挺进孙二姨的 眼深处。  杨氏姐妹花各举一条美腿在半空,三个性感熟妇被弄得叫作一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