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孙诚蓉城行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孙诚蓉城行
  快到年底了,孙诚乘飞机前往蓉城与一个重要客户进行会谈。  在豪华的淫城机场,孙诚办好了登机手续进入候机大厅。候机大厅人不多,孙诚一看时间,离起飞还早,便想找个人少的地方坐下,打几个电话。  他正提著皮包往前走著,这时迎面走来一个机场的女工作人员,孙诚一看,认识,原来是机场的女工作人员江莉。  这江莉今年38岁,身高约1米67,狻有姿色,烫发,身姿俏丽,穿著蓝色制服衣裤,肉色裤袜半高跟鞋,因为孙诚频繁乘飞机出差,她早就是孙诚的老相好了。  江莉老远就看见孙诚,向他打招呼。孙诚一看见是她,高兴极了。孙诚一见江莉那穿著肉色丝袜的长得非常周正的脚,咽了口口水:“江莉姐,越来越性感了。”  江莉嫣然一笑:“孙大经理,这又是去哪儿啊?”  孙诚道:“去蓉城,江莉姐,快给找个地方歇一下。”  江莉一笑:“跟我来。”于是带著孙诚,走了很长一段路,拐弯抹角,来到一间办公室。  办公室里没有别人。江莉说:“这是我们另一个办公室,平常不用。”  两人进了办公室,孙诚把皮包放到沙发上,一屁股坐下,就弯腰捉住江莉的脚,扒了她的高跟鞋,捧著江莉的袜莲,把 子凑到她发黑的袜尖上,使劲地嗅那发黑袜尖。  江莉站在孙诚的面前,抬著一条美腿,伸著袜莲供孙诚闻,一边笑道:“孙诚,你说你是不是有点变态?”  孙诚一边闻一边答:“我呀就是变态!你的脚长得真好看,你的脚真香啊!我就是喜欢你的脚!”  江莉微微一笑,只好站著继续供孙诚玩弄她的袜莲。孙诚贪婪地嗅著江莉的袜莲,足足嗅了十几分钟,又换另一支,连嗅带捏,又是十几分钟,这才过足了丝袜瘾。  孙诚想把江莉的丝袜扒下带走,江莉道:“别折腾了,快到起飞时间了。我还得脱裤子,麻烦。”她打开一个锁著的抽屉,拿出一付丝袜,递给孙诚:“这是我脱下来换穿的,你拿去吧。”  孙诚拿了江莉的丝袜,心满意足,这才提上包,江莉送他,上了飞机。  一上飞机,孙诚的眼睛就不够用了,贪婪地看著那些空中妇。  看过几个空中妇,孙诚盯上了乘务组长。他看了这位空中妇的胸牌,知道了她叫江亚晖。这位乘务组长看上去大约四十六七岁,身高大约1米64左右,虽然年龄不小了,却仍很有姿色,她穿著深蓝色紧身制服短裙,肉色裤袜,半高跟鞋,走到孙诚跟前,给他发湿手巾。孙诚接手巾的时候,故意捏了一下她的手。江莉的手长得秀美如玉,孙诚捏了一把,手感好极了。  孙诚的座位靠走道,他故意把身子朝过道坐著,江亚晖经过的时候,屁股在孙诚身上蹭过,孙诚感觉她的屁股又肥又软。  他回过头看去,看著江亚晖。江亚晖穿著肉色裤袜的小腿真是非常美丽。  飞机在空中飞行,江亚晖等空中妇又开始给乘客们送饮料。  喝过饮料,大家都放松了。江亚晖等聚集在后舱。  孙诚从座位上起身,来到后面,和江亚晖聊了起来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聊著聊著,孙诚给江亚晖递了张名片,江亚晖也给孙诚留了电话。  刚才孙诚在机场嗅了江莉的袜莲,鸡巴一直蠢蠢欲动,这时,他看著江亚晖的美丽小腿,实在按捺不住,心想,今儿个非得把她办了不可!  其他几个空中妇到前边给乘客们加饮料去了。孙诚掏出一大把票子,塞给江亚晖,然后拉著她,进了一间洗手间。  江亚晖对贵宾,是提供性服务的。  孙诚让江亚晖坐到洗手台上,然后跪在美人脚下,扒了她高跟鞋,见那江亚晖的袜莲长得精美标致,孙诚欣喜若狂,捉了江亚晖的袜莲,抽动 子,使劲嗅那发黑的袜尖,同时使劲地捏弄江亚晖的袜莲。江亚晖被他弄得轻轻呻吟起来:“……轻……轻点呀……”  孙诚一路摸上去,撩起江亚晖的短裙,见里面江亚晖只穿了付无裆裤袜,空裆处是大丛黑乎乎的阴毛。  孙诚高兴地一头扎入江亚晖两腿之间,撕咬她的阴毛,舔她的 眼。江亚晖被舔得痒得不住叫唤,淫水流出,都流到孙诚嘴里,被他吃下。  孙诚鸡巴铁硬,站起身来,解开江亚晖的上衣,亮出她的乳房,江亚晖的乳房不小,被孙诚使劲捏弄。江亚晖面色发红,连声叫著:“轻点…轻点捏呀…”  孙诚鸡巴硬如铁棒,他让江亚晖从洗手台上下来,他坐上了洗手台,解开裤子,又粗又硬的鸡巴直楞楞地高举著。  江亚晖下了洗手台,也跪了下来,玉手扶著孙诚的鸡巴,大口吮吸著他的鸡巴。  孙诚舒服得连声叹息著,一时憋不住,精液射出,都射入江亚晖嘴里,江亚晖都吃了下去。  两人收拾好,出了洗手间。  孙诚坐回座位。不多久,飞机在蓉城机场降落了。  孙诚的客户沪蓉丝袜厂来车,将孙诚接到酒店。  晚上,吃完了招待宴席,孙诚回到客房,打开电视。现在,各大省市的电视台都上了通讯卫星,所以各大省市的电视节目都看得到。  孙诚用遥控器扫著各个频道。换到大市北安的频道,这个台正在播放模特大赛,女主持人引起了孙诚的注意。这个女主持人名叫吕敏菲,看个头,身高至少在1米78左右,看年龄,三十几岁,容貌俊美,穿著连衣短裙,光著美腿秀足穿著拖鞋,非常性感。孙诚见她的脚长得异常俊美白皙,咽著口水,暗想,哪天到北安去出差,一定要想法弄她一下。  孙诚再看那些模特,个个俊美,其中有几个特别引起他的注意,有一个大模才十三岁,已经是身高1米85的大姑娘了,看上去至少有二十几岁了。还有一个58岁,身高1米83,孙诚看著,想著,心说,看来北安也是美妇如云,得找个机会去出出差。  第二天,他去沪蓉丝袜厂办事。  沪蓉丝袜厂是五十年代从上海迁到蓉城的,厂里多是上海裔,所以漂亮女人特别多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女厂长王悦宁就是个狻有姿色的女人。昨晚招待孙诚时,孙诚就看上她了,只是席间人多,无法多说。  王悦宁47岁,身高1米64,穿著浅色套装西裤,肉色裤袜半高跟鞋,在厂里她的办公室接待了孙诚。  他们聊得非常投机。孙诚决定为她们厂的丝袜在淫城打开市场。  中午,孙诚和女厂长出了厂,单独在酒店请了女厂长。  一连三天,皆是如此。孙诚和女厂长已经很熟了。  第四天中午,孙诚又在酒店请了女厂长。这次,他们喝了很多酒。  女厂长王悦宁不胜酒力,满面红晕,昏昏沉沉的。  孙诚买了单,扶著女厂长,来到客房。  他扶著女厂长躺到床上,帮她脱了鞋,王悦宁昏睡过去。  望著狻有姿色的女厂长,孙诚觉得口干舌燥。  他捉著王悦宁的精美袜莲,细细欣赏著。王悦宁的脚长得娇小精美,令孙诚爱不释手,令孙诚垂涎三尺。  孙诚捉住王悦宁的袜莲,使劲嗅那发黑袜尖,直嗅得鸡巴暴起!  孙诚再也按捺不住,扒光了王悦宁的下身,爬到她的身上,将鸡巴插入了她的 眼。  当王悦宁从昏睡中醒来时,孙诚正在狠狠操她。  从孙诚客房里出来,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。王悦宁坐到车上。这时她当然已经收拾得毫无破绽,开车的司机小张什么也没看出来。  王悦宁回到家里,她在孙诚的客房里已经洗过澡,这时,她赶快脱衣服,打算换一下衣服。  正在此时,她儿子王登峰回来了。  王登峰今年上初三,他的妈妈这么性感,当然没有逃过他的五指山。他和妈妈乱伦已经一年多了。  王登峰一看到妈妈的裸体,鸡巴一下硬了起来。  他走上前去,跪到妈妈脚下,捉起妈妈的秀足,细细地吮吸她的玉趾。王悦宁被儿子玩她秀足,痒得淫水直流,当然衣服也换不成了,就这么赤身裸体地坐在床边,供儿子玩弄她的秀足。  王登峰细细地舔遍了妈妈的两支秀足,然后,顺著妈妈的小腿大腿一路舔上去。最后,他跪在妈妈两腿之间,尽情地舔著妈妈的 眼。王悦宁的阴毛很多,看著就很刺激。她的 眼刚才在酒店已经洗干净了,这时她就任凭儿子舔了。她被儿子舔得忍不住轻轻叫了起来:“……哎呀……哎呀……”  王登峰登上了母亲的阴峰,然后又登上母亲的乳峰,抓住妈妈的丰满乳房,使劲吮吸撕咬妈妈的大奶头子,弄得妈妈又疼又痒,叫个不停。  王登峰就势扛起妈妈的两条美腿,将硬硬的鸡巴插入妈妈的 眼。  爸爸出差,今夜,王登峰可以尽情地蹂躏母亲。  他父亲四十四岁,是厂里的一个中层干部,是他妈妈的部下。  妈妈的 眼是那么舒适温暖,王登峰人小鬼大,鸡巴又粗又长,使劲朝妈妈 眼里顶。王悦宁今天在酒店被孙诚狠操了两次,这时有些受不了儿子的蹂躏,被奸得不住嚎叫。  王登峰还嫌不足,一边操妈妈,一边吞下妈妈一根玉趾尽情吮吸。  王悦宁痒得连声呼喊。  王登峰兽性大发,狠咬妈妈的一玉趾!王悦宁疼得尖声惨叫!  王登峰又从妈妈 眼里拔出鸡巴,命妈妈翻过身跪趴在床边,屁股朝著他。  他站在床前,弯下腰,无耻地舔妈妈的屁眼。王悦宁痒得一个劲叫唤。  王登峰又从妈妈 里弄了些淫水抹在妈妈屁眼上,然后把鸡巴狠狠顶入妈妈的屁眼。  妈妈的屁眼非常紧小,夹得王登峰舒服极了。  他见妈妈屁股肥软白嫩,不由得挥起手掌,使劲抽打妈妈的屁股,妈妈的白嫩屁股被他打得红了一片。他每打一下,妈妈就惊叫一声。  王登峰的鸡巴被妈妈的屁眼夹得快要憋不住了,他急忙将鸡巴从妈妈屁眼里拔出来,缓了一缓。  然后,他将鸡巴再度从后捅入妈妈的 眼,猛捅起来。  下午到现在,王悦宁 眼一直被孙诚和儿子摧残,这时再遭儿子蹂躏,她吃不消,连声嚎叫。  就在妈妈的嚎叫声中,王登峰精液狂奔,全部射入妈妈 眼深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