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奇异的抢劫案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奇异的抢劫案
  我神州大陆,泱泱中华,乃世界最大国家之一,地大人众,美妇众多,就是在五十年代末的灾害时期,饿死了几千万人,即使在那么艰难的时期,也是美妇不断。  1959年拍摄的电影《五朵金花》,女主演杨丽坤,云南美妇,当时虽只有十六岁,却出落得丰满成熟美丽性感,如同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,因为她的美丽,此片在内地红极一时;在香港连续公映一个月爆满;台湾那时和大陆是绝对敌对的两个地区,但连台湾的报纸也感叹道:这是大陆利用人口优势,进行的最有欺骗性的宣传。  说这些,是为了说明大陆美妇众多。闲言少叙,话归正传。且说因美妇多,所以使得一桩普通的抢劫案变成了奇异的抢劫案。  这是2004年四月发生在北安的一个抢劫案。案中的三个女人,一个被抢的,一个抢人的,还有一个卷进来的女警,都是俊美熟妇;此案中的四个男性,则都是莲迷,这就造成了此案的奇异之处。  今年四月的一天,在北安的一个新式社区里的路上,走来一对母子。母亲名叫刘云华,49岁,身高1米64,貌俊美,烫发,穿著淡色衬衣黑七分裤,肉色裤袜高跟皮凉鞋,浑身上下透著浓浓的成熟女人的气息;儿子山子,二十七八岁,身高1米78,剃著光头,浑身上下透著一股蛮劲。  他们母子是北安某厂职工,去年厂子垮了,母子俩已经半年没 到工资了。他们家就他们母子两人,相依为命。母子已乱伦多年。  眼看已经是山穷水尽,揭不开锅了。那刘云华是个精明强干的女人,气愤之下,和儿子商量,逼上梁山,实施抢劫。那山子本就是个蛮汉,对母亲是言听计从,而且他早就想抢劫了。  母子合伙,这大半年来已经多次实施了抢劫,以刘云华的细密策划和果敢狠辣,以刘山子的野蛮力量,他们专抢中档以上的社区,屡屡得手,已抢得了一百余万钱财。  这天,他们踩好了点,下午,闯进了一家人家。这家人家的情况他们早就摸清了,是一个中产阶级之家,全家三口人,主妇肖晖,47岁,俊美妇人,丈夫王国保,44岁,是某公司经理,儿子王远,正在上中学。  刘云华母子假装是物业的,叫开了门,一进去立即用枪逼住了那一家三口。夫妻俩都被捆住了手脚,躺在床上。儿子王远也手捂著头,蹲在床边。  但是,他们死活就是不说存折在哪里。山子翻了半天,也没找著。  山子把手伸到肖晖的枕头底下,却摸出一付肉色裤袜。山子是个莲迷,按捺不住把那裤袜发黑的袜尖放到 下使劲嗅著,一股成熟女人的醉人莲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,他鸡巴有些硬了。  中学生王远年龄虽小,却已是资深莲迷,偷闻妈妈丝袜已不知道有多少次,见到妈妈丝袜被闻,暗暗也有些冲动。  那肖晖,47岁,1米66,短发,貌俊美,穿著白色衬衣,灰色西裤,光著香莲,躺在床上。她的脚长得异常俊美白皙,山子见了,不由冲动起来,伸手捉住那俊莲,捏了起来。  肖晖羞得满脸通红,骂道:“流氓!放开我的脚!”  她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在屋里扔得到处都是,床头枕边沙发上,和刘云华在家的习惯一样,所以刘云华很轻易地拿到这些裤袜,分别塞进肖晖一家三口的嘴里,使他们不能再叫。  由刘云华这样的俊妇把肖晖的裤袜塞进他们嘴里,王国保父子都隐隐有些冲动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山子流里流气地说:“骚娘们儿,脚长得真好看!给我把存折交出来!”  肖晖嘴里被塞入丝袜,只是不停地扭动,表示拒绝。  山子道:“不招是吧!好!”说完捉住肖晖的白脚,狠咬她那翘起的俊美一玉趾,肖晖疼得惊叫起来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  正在 持不下,忽听得门铃响。  刘云华命山子看住那一家三口,她去开门。  门开了,门外是一个女警。  那女警名叫朱珠,五十馀岁,本是这一片区派出所的内勤,今天临时帮忙出外勤。因最近本市出现两个男女大盗,各派出所人员都深入社区,走访住家,一是提醒他们注意安全,二是寻找线索。  刘云华让那女警进屋。朱珠一进门,就被刘云华用枪顶住,进了里屋。  刘云华命山子将女警捆上。山子先用肖晖的一付裤袜把朱珠双手反绑,又用肖晖另一付裤袜塞入朱珠嘴里,朱珠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,哪里挣扎得过,只得坐在地板上任他摆布。  当捆到朱珠的双脚时,山子更来劲了。那朱珠,相貌俊美,身高1米65,梳髻,充分显露出成熟妇人的性感。她穿著灰色警服衣裤,高跟鞋被扒掉,她的脚长得小巧性感,穿著肉色裤袜,袜莲十分精美。山子用肖晖的一付肉色裤袜把朱珠的一双小巧袜莲捆上,然后猥亵地捏弄著朱珠的精美小巧袜莲。  那性感女警虽愤怒地挣扎,但无济于事,只能从被堵住的嘴里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。  刘云华在旁观察著那一家三口,见那父子俩都目不转睛地看著山子玩弄女警的袜莲,心里有了底。她已经找好了突破口,那个半大孩子。  她从沙发上又拿起一付肖晖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,走到王远面前,看著那个蹲著孩子道:“你是不是很喜欢你妈妈的丝袜呀?”  王远闻妈妈丝袜都是偷偷摸摸的,此时当著妈妈的面被揭穿,他满脸通红,但看著眼前的阿姨,他不知怎的就点点了头。  刘云华把肖晖的丝袜递给王远:“给你,现在你可以痛痛快快闻个够了!”  王远接过丝袜,当著爸爸妈妈的面,他哪里敢闻,但面对著那既凶又好看的阿姨,他也不敢违背,而且妈妈的丝袜确实很有诱惑力。  刘云华看出了小王远的犹豫,进一步道:“妈妈的丝袜多好闻呀!你不喜欢吗?”  王远仍在犹豫,刘云华的脸沉了下来,端起了手里的枪。  王远吓了一跳,忙对妈妈喊道:“妈,是他们逼的呀!我也没办法!”说完拿著妈妈的丝袜,痛痛快快地闻起那发黑的袜尖来。  妈妈那成熟性感妇人醉人的莲香,令王远鸡巴硬了起来。刘云华看在眼里,微微一笑。  她转过头,对著肖晖两口子道:“你们死也不招是吧?好,反正我们娘俩今天也没其他事,咱们就好好玩玩。”  她命令正在玩弄女警袜莲的儿子道:“先把她撂下,山子,你先把这孩子他妈好好拾掇拾掇!”  山子喜道:“好哩!您就瞧好吧!”  他扑了上去,不由分说,就把肖晖的西裤给扒了。肖晖里面只穿了一条白色小三角裤,三角裤边上露出些阴毛。  山子伸出粗硬的中指,隔著三角裤,去捅肖晖的 眼。王国保本想阻止,但被刘云华的手枪逼住,只得眼看妻子受辱。  不一会,肖晖的三角裤就被她忍不住分泌出的淫水湿润了。  王远闻著妈妈的丝袜,眼见妈妈受辱,鸡巴更硬了。  刘云华看在眼里,微微一笑,她脱了高跟皮凉鞋,把精美袜莲递给小王远,“孩子,阿姨的脚好看吗?”  王远贪婪地盯著刘云华的精美袜莲。其实,刘云华刚一进门,他就注意到这阿姨的脚很好看。这是莲迷的天性。此时,如此性感袜莲送到他眼前,他咽著口水道:“好看!”  刘云华道:“想玩就玩吧。”  王远看了刘云华一眼,确信她不是开玩笑,于是一把捉住刘云华的袜莲,一边使劲捏弄,一边狂嗅那发黑袜尖。刘云华发黑袜尖醉人的莲香。使得王远兽性进一步膨胀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至此,此案中的三个俊美熟妇,她们的香莲都被玩弄了。  这时,肖晖心里既痛恨那女匪教自己儿子学坏,又被那男匪捅得忍不住淫水直流,忍不住叫了起来。  接下来,山子把肖晖的三角裤扒了下来,递给了母亲。  刘云华把那三角裤湿润的裆部给王远看。王远见妈妈小三角裤的裆部,黄黄的一片污渍,鸡巴更硬了。  刘云华命他闻那裆部,王远一把接过妈妈的三角裤,贪婪地闻了起来。妈妈三角裤裆部的骚味,令王远鸡巴硬得都快爆炸了!  此后,刘云华又命王远去舔他妈的 。  王远已经是兽性膨胀难抑,而且又是女匪以枪下令,这使他少了许多道德上的顾虑和对爸爸的恐惧。他跪到妈妈床前,埋头于妈妈两腿之间,贪婪地舔著妈妈的 。  肖晖痛苦地流下了痛心的泪水,而她下面的淫水也不争气地流个不停。  她被儿子舔得 痒难忍,忍不住轻声叫了起来。  刘云华伸出玉手,帮王远解开裤子,轻柔地抚摸著王远那硬硬的鸡巴。她手法纯熟,王远舒服极了。  刘云华道:“孩子,你想你妈妈已经很久了吧,现在,阿姨帮你这个忙,插进去吧。”  王远还有些不敢。刘云华进一步道:“现在这种事多得很,很多中学生都插自己的妈妈。”  王远想起同学之间平时议论的这些事,谁又把他妈妈插了,等等,心里砰砰直跳。  刘云华又继续温柔地抚摸王远的龟头。王远再也按捺不住了,站起身,吼叫道:“妈!我喜欢你!”不由分说,将粗硬的鸡巴捅进了妈妈的 眼!  肖晖的 眼淫水 滥,很容易被插入。  山子热烈地揉摸肖晖的尖奶子,吮吸撕咬她的大奶头子。刘云华拿著肖晖的丝袜,把那发黑袜尖放到王远 子下。王远兽性大发,此时他已完全变成一头野兽,已经不顾一切了,他扛起妈妈两条玉腿,站在床边狠捅妈妈 眼。肖晖双手反绑,躺在床边,两腿高举,被儿子操 ,被男匪吃奶,痛痒交并,连声叫唤。  妈妈的 眼里温润舒适,浸润得王远的鸡巴更大更硬。王远痛快地在妈妈的 里横冲直撞。他暗恋妈妈已经很久了,没想到今日在匪徒的帮助下美梦成真!  王远横冲直撞,肖晖 痒心痛,泪流满面。  正在王远操得带劲之时,刘云华却把脸一沉,命令:“拔出来!”  王远一怔,停止了动作,把鸡巴从妈妈 眼里拔了出来。他鸡巴直楞楞地举著,看著刘云华,那样子十分滑稽。  刘云华道:“孩子,你告诉阿姨,你家存折藏哪了,不然,阿姨就不让你操你妈!”  肖晖拼命扭动身子,她喊不出来,那意思是:“绝对不能说!”  已经兽性大发的王远,此时已经是丧心病狂,一心只想奸母,当即道:“存折就在冰箱里!”话音刚落,再度插入妈妈 里,动作更为勇猛,操得肖晖连声叫唤。  山子立即去冰箱里找到了存折,上面有十多万。母子俩都很兴奋。  刘云华道:“孩子,你好好玩吧,阿姨先走了。”  他们刚要走,忽听又有人按门铃。  按门铃的是朱珠的儿子朱志军,二十五六岁,他在家等母亲下班回家,却左等不来右等不来,他打电话问了一下,才知道母亲去了肖晖家,他怕有什么事,就赶了过来。  在楼下,他看见了母亲的自行车,便上楼来。他家也住在这个社区,认识肖晖一家。他和王远平时是打电子游戏的搭档。  门开了,出来的是一个俊美熟妇,但不是肖晖。  朱志军武警转业后,担任一个机关里的保卫干事,警惕性很高。他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  他假称是修理煤气管道的,硬是进了屋,刘云华拦不住他。刘云华忙关好大门,掏出手枪,跟在朱志军身后。  朱志军一进里屋,正看见王远正在操他妈 。朱志军一回身,以熟练的擒拿动作,缴了刘云华的枪,把她紧紧搂住。  他对正要扑上来的刘山子吼道:“敢上来,我先掐死她!”  刘云华道:“兄弟,放我们走,取出钱来,分你一半!”  她哪里知道,这朱志军是一条大淫棍,见此香艳景象,根本不想走了。朱志军摸了一下刘云华的脸蛋,“走?往哪走?今天遇见了我,你哪里也去不了!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吧。”  刘山子见势不好,叫道:“妈!”就往上扑。  朱志军端枪对准山子:“不许动!动就一枪崩了你!原来你们是母子啊,好吧,你们也玩玩吧。”  本来已经大功告成的刘云华母子这下跑不成了。在朱志军枪口的威胁下,刘云华也躺到了床上,躺在肖晖身边。保卫干事朱志军把女匪刘云华扒得一丝不挂,把手枪往她 里乱捅,捅得她不住地叫唤。  见刘云华求饶,朱志军才放了她。在朱志军的枪口下,刘云华只得同意让儿子当众操她。刘山子扛起母亲两条美腿,狠操了起来。他没什么心理 碍,因为他和母亲已乱伦多年了。  朱志军把倒在地板上的母亲朱珠也放到床上。他迷恋母亲已经多年了,母亲也知道他的愿望,母亲供他吮吸玉趾,但始终不让他插入,没有走出乱伦的最后一步。  今天,在这非同寻常的场合,朱志军被刺激得兽性膨胀,他决心走出与母亲乱伦的最后一步。  朱珠被按倒在刘云华的身边。她的灰色警裤被扒掉。这个性感老妇,里面竟只穿了一付肉色无裆裤袜。  朱志军连母亲的丝袜都不用脱,扛起母亲的双腿,直接插入母亲的 眼。  就这样,三个俊美熟妇,都躺在床边高举双腿,同床遭受她们儿子的蹂躏。  朱志军看著还闲在一边的王国保道:“大哥,你也别闲著了,一起吧。”  王国保都快气疯了,他手还被反绑著,眼睛血红,同时他又觉得很刺激。  朱志军一边奸母一面对刘云华道:“你把人家绑了半天了,现在我说了算,去安慰一下他。”  刘云华遵照朱志军的吩咐,翻过身,趴在王国保身边,解开他的裤子,大口吮吸他的鸡巴,王国保舒服极了,火气变成了性欲。  刘云华的屁股对著床的另一侧,刘山子走过去,站到母亲的屁股后头,从后面捅入母亲的 眼。三个俊美熟妇被儿子们奸得叫做一团。  王远再也憋不住了,吼叫著,精液狂奔,射入妈妈 眼深处。  朱志军命肖晖把儿子王远的鸡巴吮吸干净,又命令自己的性感老娘朱珠,把这家的主妇肖晖的 眼舔干净。然后,朱志军从母亲朱珠的 眼里拔出鸡巴,扛起肖晖两条美腿,插入肖晖 里。  朱志军命老娘朱珠坐在肖晖嘴上,他一边操肖晖,一边和老娘朱珠热烈亲嘴。  狠操了一阵,朱志军又玩新花样,再度命老娘朱珠躺床上,他再度狠插老娘;同时命肖晖坐在性感女警朱珠嘴上。  朱志军捧著性感老娘的一支小巧精美的袜莲,和肖晖一起,闻著,捏弄著。朱珠那醉人莲香,把肖晖也迷住了。  女警朱珠则在下面痛苦地呻吟不止。